4006-825-836

0536-2082255转8017

新闻资讯

联系我们

公司地址:山东潍坊市北海路财富国际商务大厦23层
联系方式:4006-825-836
公司传真:0536-2266321
手机:0536-2082255转8017

“枪手”抽血验尿代检患肺结核也能办健康证

来源:未知作者:admin 日期:2021/11/06 02:24

  虽然已是多次代人抽血的“枪手”,许安还是有些紧张。直到护士抽完血拔针摁上棉签,他才松了口气,赶忙说“谢谢”,起身匆匆离开。

  2021年7月中旬至8月初,澎湃新闻记者在浙江杭州市、安徽合肥市等地暗访发现,在利益驱使之下,国内存在违法代替体检的黑产链条——一些人员违规在、腾讯QQ、知乎、豆瓣等平台发布“代检”推广信息,代检一次费用少则一千两元,多则上万元,宣称业务涵盖普通入职体检、健康证体检、事业单位公务员体检等。

  只要付费后,这些人员就会安排“枪手”代替前往医院、疾控中心完成代检。在代检需求者中,有的是乙肝病毒感染者,因用人企业违规强制体检,而不得已找人代替入职体检;也有身患甲型病毒性肝炎、活动性肺结核等有碍公共卫生疾病的求职者,想要从事外卖、食品、餐饮、文娱等行业,找“枪手”代检办理健康证。

  “放心,不会被发现。”7月13日上午7点40分许,浙江省杭州市第一人民医院正门右侧十字路口旁,唐江将澎湃新闻暗访记者拉往人少的地方,低声说道。

  唐江身形消瘦留平头,今年27岁,从平时工作的服装厂赶来,代检后还得赶回去上工。唐江是一个网上名为“仁信体检”代检中介的一名“枪手”,只要杭州周边有人寻找代检时,上家会提前一天通知他“来活了”,让客户到医院附近跟他碰头。

  得知记者代检完后需向上家支付1800元,唐江称他自己一单只能拿到300元,便临时让记者“跳单”——给他600块,由他直接帮忙代检。“你就说见到我了,外形相差太大,不做了。”为让记者相信,他将自己的身份证押给记者,说体检后再归还。

  见记者同意,唐江继续提醒说,让记者用自己的身份证开好体检单后偷偷给他,体检时跟着他,但要装作不认识,不能说线点左右,记者到浙江省杭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实名挂号,随后到体检中心开好“浙江省杭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健康检查表”。整个过程中,体检中心的医护只询问填写了姓名、性别、年龄三项基本信息,右上角虽有照片一栏,但并没有要求必须贴照片。

  记者将需要做抽血、尿检、心电图、胸透四项检查的健康检查表交给唐江后,他把口罩往上拉了下,去了抽血窗口。当护士念到记者名字时,唐江应声回答“是”,将左胳膊放桌上。护士并未起疑,抽完两管血后在采血管贴上记者的信息。

  随后,唐江又采集了自己的尿液样本,在CT室拍摄了胸片,心电图室做了检查,整个过程很顺利。当日10时30分许,唐江将全部做完的体检单交给记者,让记者交到体检中心。记者随即给他支付了600元。

  第二天上午8时,江苏省第二中医院体检中心,记者见到了另一家名为“无忧体检”的“枪手”刘洁。刘洁拿着写有记者名字和身份信息的体检单,先后到该院彩超室、心电图室、抽血处、尿检处、外科检查室,一路“绿灯”完成了全部体检项目。

  记者同样选择“跳单”只给刘洁支付了300元后,便遭到了刘洁的上家和“无忧体检”相关人员威胁记者称,不转账就向医院举报记者“代检”。

  很快,记者就接到了该医院体检中心工作人员的电话,说由于是拿记者本人身份证开体检单,体检过程中他们并不会仔细确认来体验的是不是本人,确认记者被“代检”后,他们称会扔掉该血液和尿检样本,本次体检作废。

  “没人管你是不是代检。”唐江告诉记者,普通单位的入职体检,人事只会要求入职者自行前往体检,拿到合格体检报告就行,在这个自行体检过程中,造假操作空间很大。“我们做得最多的就是入职体检。”唐江称,仅他本人就代检了多次普通单位入职体检。

  一家单位的人事专员也告诉记者,用人单位对体检项目有严格要求或组织大规模体检时,人事会跟着监督;大部分用人单位都会相信入职者不会造假,体检的医院或体检中心也会规范流程,入职者只需交回一份健康的体检表就行。

  “不管是啥病,我这边都可以帮你搞定(体检)。”当记者自称“患有活动性肺结核”,想办健康证送外卖时,“佳惠体检”的人员则称,他们帮肺结核客户代检胸透,获取健康证的案例有多起,1200元便可以代检这一项。除了肺结核,患有化脓性或者渗出性皮肤病,他们也可以找“枪手”帮忙代替外科检查,单项收费1000元。

  公开资料显示,健康证是具有资质的体检机构依据法律法规对从业人员进行健康体检后出具的体检合格证明,是对餐饮、食品、住宿、沐浴、美容美发、文化娱乐等服务行业从业人员的身体健康证明,更是保护从业人员和服务对象健康的重要预防性措施。痢疾、伤寒、甲型病毒性肝炎、戊型病毒性肝炎等消化道传染病,以及患有活动性肺结核、化脓性或者渗出性皮肤病等有碍公共卫生的人员,不得领取健康证。

  但记者调查发现,利益驱使之下,即便患有上述疾病,仍能通过代检来办取健康证明。“百川体检”的人员称,各地对办健康证的体检要求不一,有的要求在疾控中心体检,有的在疾控中心指定的医院,他们都代检过,“大概率保证通过”。

  开体检单,排队抽血,内科,皮肤检查……记者发现,整个过程中,医护都没有核对“枪手”许安的身份,只让把健康证检查的单子放一旁,做完后盖章或划线。

  在得知记者“患有活动性肺结核”想办健康证后,他给记者介绍了该中介在合肥的“枪手”许安。7月22日早上8点,许安骑着电瓶车出现在合肥市疾控中心门口。他将记者带到大门外一侧,让记者付他30元体检费,把身份证给他,他拿着去开体检单,体检后再把单子给记者。

  许安称,之前多次帮别人做过健康证代检,疾控中心工作人员不会核对体检单上的信息,“就是发现了也没事,他会说‘你这照片不是你的’,不会报警,最多不让你做了,你本人去做就行”。

  不过,许安让记者别跟着他进去,在门口等就行。记者再三要求,他才同意可以远远跟着他,但不能打招呼,要装作不认识。

  开体检单,排队抽血,内科,皮肤检查……记者发现,整个过程中,该疾控中心都没有核对许安的身份,只让把单子放一旁,体检后在该项盖章或划线分钟后,许安顺利完成了三项体检项目,还剩“X线胸部透视”和“大便培养”没做。他把体检单还给了记者。

  这时,许安的上家“Healer”催记者支付1800元代检费。记者转账后,许安透露,他帮忙代检只能拿到400元,劝说记者再付他300元,他可以帮忙做完剩下的两项检查。记者同意后,许安顺利完成了“粪便采样”和“X线胸部透视”两项体检,嘱咐记者三个工作日后,带体检单来取健康证。

  三个工作日后,记者在合肥市疾控中心官网输入体检单上的编号,查到了许安代检的体检报告情况,顺利拿到了从业人员预防性健康检查合格证明。

  三个工作日后,记者在合肥市疾控中心官网输入体检单上的编号,查到了许安代检的体检报告情况:心肝肺脾体征正常,无化脓性或渗出性皮肤病、X线胸部透视正常、无痢疾杆菌、无伤寒或副伤寒杆菌、谷丙转氨酶正常,记者顺利拿到了从业人员预防性健康检查合格证明。

  除了“百川体检”可代检办健康证,名为“佳和体检”的中介也承接此项业务,1600元可以做全套代检。此外,名为“联众体检”、“启航体检”的宣称即便患有肺结核、甲型肝炎等疾病,都可以全套代检获得健康证,费用千元以上。

  那天帮“患有肺结核”的澎湃新闻暗访记者代检后,许安坐在路边电瓶车上,向记者讲起了自己当“枪手”的经历。他自称开了家小店,平时兼职在合肥做代检,男性客户自己做,女性客户他妻子做。“经常干这个。”

  许安称,接的单子中有的客户血太稠,有的尿酸高,还有的血压高,各类问题都有。入职体检、健康证体检、单位福利体检、年终体检、事业单位和公务员体检都做过,其中,事业单位和公务员体检比较复杂,收费也高。在合肥开展代检业务的中介有多家,基本都是代检中介在本地招募“枪手”,来活后派单。代检也分淡季旺季,每年9月和春节过完年后入职的人多,他们的业务量也大,他和妻子现在每个月好的时候二十单,平常也就十几单。

  “你朋友想做,可以直接找我。”许安称,中介收1800元,他只收900元。

  唐江则称其今年4月才开始做“枪手”。一位偶然结识的网友问他,能否帮忙代做一个血液检查,有200元报酬。他答应了,自此开始兼职代检,到现在已经做成了十几单。平时他在服装厂上班,杭州周边有单子,体检中介的上家会提前一天联系他,和他确定好体检的医院。做单项能挣200元,全套300元。今年6月,他做了3单,其中2单只抽血。

  在“仁信体检”的业务中,除了普通企业入职体检,该中介还承接检查项目更多、更严格的事业单位和公务员入职体检。唐江称,上个月,他所在中介的老板带人从湖南长沙飞到重庆,做了个公务员代检的单子,一笔就赚了3万元。

  “用人单位全程跟着,手机全部没收,我们的人需要做个假身份证,打配合。”唐江介绍,代检公务员入职体检先要找个相貌身高相差不大的“枪手”,体检时“以假乱真”,用事先办好的假身份证冒充真正的入职者,并现场“打配合”,趁用人单位不注意,混进体检队伍。一旦查出来就比较麻烦,做一个公务员代检的单子,中介能挣2万,“到我们手里只有2千元”。

  “无论是你,还是你朋友,都可以直接找我,杭州任何一家医院都可以。”唐江称,杭州周边城市也可以代检,不过要报销来回路费,之前他去浙江台州做过年终体检,对方总共给了他600元。

  8月8日晚,记者以应聘代检“枪手”的名义联系唐江的上家,这位微信昵称为“A0000啊旗”的“仁信体检”工作人员要去了记者的身高、年龄、体重、电话、所在地区,称他们在长三角各大城市都已经有固定的代检“枪手”,做单项代检200元酬劳,全套体检400元酬劳,有代检单子后会优先派给记者。

  “百川体检”的负责人则建议记者如果有正当工作还是别来入他们这一行。他称,这几年行情不好,生意不好做,很多“枪手”都快饿死。“你就拿抽血来说的话,你天天有业务,你天天能去抽吗?你有多少血也给你抽干了。”

  他还透露,普通的入职和健康证代检,“枪手”只能获得三四百元,公务员代检和出国移民代检价格高,前者一单几万元,后者一单一二十万元,但这两种不是经常有,失败风险也高。

  澎湃新闻记者注意到,一些社交平台不时会出现一些自称肝脏有问题的“散户”招募“枪手”代做体检的网帖。

  7月4日,在“体检吧”,一名用户称自身转氨酶高,寻找7月6日上午可以在南宁代检的“枪手”;8月8日,在“桃江吧”,一名用户发帖称,自己是乙肝病毒携带者,公司要查“乙肝两对半”,他想找一名25至35岁的男性代抽血,事成酬谢1000元。

  在“乙肝吧”,不时会有用户发布网帖咨询如何找代检。今年6月,一位网友就因担心遭到同事歧视,寻求如何“躲过”单位的福利体检,有人支招可以找代检;7月,另一位网友发帖称,一家名为“启航体检”的“枪手”帮他做了代检,但是做完之后还在问他要钱,他怀疑遇到了敲诈。

  杨一山是一名被逼寻找代检的乙肝病毒感染者。他向记者介绍,很小他便查出携带乙肝病毒,担心受到用人单位歧视,2016年他第一次找朋友帮忙代检,入职了一家单位。今年7月,他跳槽到现今的工作单位,需要第二次做入职体检,担心被新公司拒录、新同事歧视。8月6日,他在上发了一篇帖子,称希望能找一个代检帮他通过入职体检,酬金1000元。没过多久,一位符合要求的网友联系到他,表示愿意有偿代检,杨一山和代检的“枪手”约定酬劳分两次付清:抽血结束后先给500元,医院出示体检结果正常,再付剩下的500元。8月9日早上,两人约在医院门口见面,等到需要抽血的项目,“替身”上场,顺利完成代检。

  杨一山认为,正是因为社会上依旧对乙肝病毒感染者者存在歧视,他不得已高价找代检“枪手”。

  实际上,早在2010年,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教育部、原卫生部联合发布的相关文件中就明确要求,各级各类教育机构、用人单位在公民入学、就业体检中,不得要求开展乙肝项目检测,不得要求提供乙肝项目检测报告,也不得询问是否为乙肝表面抗原携带者。各级医疗卫生机构也不得在入学、就业体检中提供乙肝项目检测服务。

  但时至今日,一些入职者“被自愿”检查乙肝五项,企业仍存在拒录、辞退乙肝病毒感染者。武汉大学中南医院体检中心主任么冬爱认为,企业违规强制要求检查入职者乙肝五项,拒绝录用或辞退乙肝病毒感染者,实际上对乙肝病毒主要传播途径不清楚,其主要经血液(如不安全注射等)、母婴及性接触传播,并不经呼吸道和消化道传播。日常学习、工作或生活接触,如同一办公室工作(包括共用计算机等办公用品)、握手、拥抱、同住一宿舍、同一餐厅用餐和共用卫生间等无血液暴露的接触不会传染乙肝病毒。

  么冬爱认为,全社会尤其是用人单位应该了解乙肝病毒传播规律,不要歧视乙肝病毒感染者。作为企业的政府监管部门,应该设立专门的申诉渠道,对于强制检查乙肝五项,拒绝录用或辞退乙肝病毒感染者的行为作出惩罚,保障乙肝病毒感染者的合法权利。

首页
电话
短信
联系